主页 > 评测专利 >人力vs.机器(下) >

人力vs.机器(下)

评测专利 来源:http://www.018am.com 发布时间:2020-06-16

人力vs.机器(下)

图片来源:Flickr

〉〉 人力 vs. 机器

1997 年,来自俄罗斯的棋王卡斯巴罗夫 ,败给了 IBM 耗资 1000 万美元所研发出的超级电脑深蓝 。电脑赢了人脑的消息家喻户晓 — 之后就没下文了吗?

当然,后续还有精彩的发展,只是没有被大众传媒报导而已。多数人总是习惯把焦点放在人力与机器的 PK 大战,不过『Race Against the Machine』一书告诉我们,其实目前世界最强的『棋士』不是电脑,也不是人类,而是将机器收编为战力的人类团队。电脑的胜算总是比较大,这幺一来电脑与人脑的单挑就没什幺可看性,因此出现了「free style」,也就是人类与机器的组合也被允许为应战的方式之一。这几年在「free style」的西洋棋竞赛中,获得优胜的不是最厉害的棋王,更不是最无敌的电脑。

卡斯巴罗夫是这幺地诠释比赛的结果:「获得优胜的是由 2 名美籍的业余棋士和 3 部电脑所组成的团队。这 2 名业余棋士擅长于让电脑发挥机器学习的功能,这可以说是他们获胜的关键。对手中虽然包括大师级的职业棋士,以及拥有更 powerful 的电脑的团队…等,但这些强者最后都败阵下来。『不怎幺强的人类+机器+比对手更胜一筹的作战程序』之组合,胜过一部超强的电脑。且有趣的是『超强的人类+机器+粗糙的作战程序』之组合,也只有吞败的份」。

「free style」这种弹性应战方式的存在,的确使下棋的比赛变得更有趣。电脑打败人脑而成为世界最强的棋士,并不代表故事的结束;藉由人类与机器所组成的团队来挑战电脑的卫冕,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这等于告诉我们,与其视「机器」为敌,不如把「机器」当成伙伴。而与机器联手作战的人类,更并不一定得是该领域的一流专家。一流专家的本领,说穿了就是丰富的知识与处理能力。由于数位技术呈现指数幅度的进步,透过愈来愈便宜又大碗的电脑/技术,专业领域的知识与处理能力也将大量普及化 。在一流专家的本领渐渐被机器取代后,人力的价值似乎应在于如何驾驭机器,比方说让机器发挥学习的功能、使机器在作战策略上适得其所…等部分。

「人力」与「机器」单挑,无疑是以卵击石。与「机器」为友,是『Race Against the Machine』一书所抱持的正面态度,但对「该如何与机器为友」并无太多具体着墨。还好,只有国中学历的日本软体工程界宅神小饲弹 3 年前出版了「机制进化论」这本有趣的书,多少可以窥探出「该如何与机器为友」的端倪,这部分则留待在往后的文章进行探讨。

再回到机器抢了人类饭碗的话题。Erik Brynjolfsson 教授表示,技术的进化经常破坏人类原本的就业型态,同时也因生产性的提高创造出新兴的就业型态,而关键便在于破坏与创造之新陈代谢的平衡。200 年前起,新工作的出现与旧工作的消灭几乎等速,而这样的平衡在进入 90 年代后便宣告崩溃。近 10 年来,数位技术呈指数幅度的急速进化对众多产业影响深远的程度前所未有,并造成旧工作的消灭速度明显高于新工作的出现速度,过去生产性与新兴就业机会同步提升的「美好时代」已不复再。Erik Brynjolfsson 教授认为,数位技术进化的加速造成生产性与新兴就业机会二者严重脱钩之「Great Decoupling」,正是失业率居高不下与所得中央值倒退的主因。除了景气的循环,不少人认为失业率攀升的原因在于製造业等的生产据点移往中国等低成本的地区,但 Erik Brynjolfsson 教授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中国的製造业劳动人口比 97 年少了 2000 万人以上。并非是中国剥夺了美国的就业机会,正确地说应该是「机器」正在同时剥夺美国与中国的就业机会。比起生产移往海外,「数位革命」以及「与机器赛跑」才是在人类饭碗的话题上更值得关注与议论的焦点。

为了改善生产性急速提升但相较之下新兴就业机会却少得可怜的「Great Decoupling」窘境,『Race Against the Machine』一书提出洋洋洒洒的 19 项建言。其中最重要的 2 项便是「教育改革」与「创业家精神」。由于数位技术的急速进化,低技能的工作型态首先遭淘汰出局,因此有必要施行使人能够胜任高度技能之新兴工作型态的教育。但,问题是现行的教育方式远远跟不上「与机器赛跑」的脚步。Erik Brynjolfsson 教授认为改善教育不是只投入更多的资金便大功告成,且事实上教师的质与量皆严重不足,因此教育必须被「重新发明」。比方说利用 MOOC 的方式,1 名教授可在线上为 1 万甚至 10 万名学生授课,更能够利用网路技术蒐集学生都学到了什幺,或什幺样的教学方法能够更为有效等资讯来进行反馈,以持续分析教学方式的优缺点,并予以量身订做。

另一个便是「创业家精神」,也就是创造出新的工作方式与事业组织型态,以推出能让消费者青睐的产品与服务。Erik Brynjolfsson 教授并认为资金与法规等管制的鬆绑,更是力挺创业家向前走的一大助力。数位技术的进化与创新,势必带来画分出胜者与败犬的残酷结果,而「教育改革」与「创业家精神」,便是促使「败部复活」的重要关键。Erik Brynjolfsson 教授更强调,解决「Great Decoupling」的问题是一场为期数十年的战争,责任的归属不是光推给政府或企业就能了事,而是政府、企业与个人的共同承担 — 个人自力救济于技能的提升,企业与创业家创造出新的工作机会,政府则致力于教育、safety net 与易于创业之环境等的体制建构。

你我以及下一代都已无可避免地捲入因数位技术急速进化而导致的「Great Decoupling」漩涡当中,要向下沉沦至无法自拔还是突破困境并开拓新天地? 走到棋盘的第 32 格,已显示出没有时间继续袖手旁观、以逸待劳地等着政府或企业为个人做些什幺。「人人有责」,也许是『人力 vs. 机器』一路探讨下来所得出的结论。

参考文献:Race Against the Machine,「机械との竞争」に人は完败しているエリック・ブリニョルフソンMIT 教授に闻く,20 世纪向けの组织では生き残れないエリック・ブリニョルフソンMIT 教授に闻く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